最美女憲兵升級鋼鐵虎媽【塵爆之痕7】

by 李 宜樺
2133 瀏覽數

八仙塵爆
台灣史上最嚴重的公安事故
他們的煎熬。他們的故事
需要被看見 《毅傳媒》帶您持續關注…

文字撰稿:盧國榮
攝影記者:陳建彰、陳思明、鍾穎慧、鄭存廷、呂品逸
影音編導:謝凱萱、盧國榮
後製剪輯:曾貴停

6年前的八仙塵爆事件,國軍有19名休假官兵遭火灼傷,其中被封為「最美憲兵」的排灣族女士官韓寧,全身85%面積都遭到2、3度灼傷,傷勢嚴重到插管搶救,在多次手術和復健後才逐漸康復。原本擔心燒傷影響生育能力而無緣當媽媽的她,2017年與八仙傷友共組家庭,有了愛的結晶,兒子現在已經4歲,韓寧也從最美女憲兵搖身變成鋼鐵虎媽。

「喝﹗喝﹗」,跆拳道館裡,傳來練拳的孩子們中氣十足的嘶吼聲,在休息區等待的家長們,有人興致勃勃看著孩子練拳、有人只顧滑手機,甚至有人攤睡在沙發上……唯獨韓寧像個「虎媽」,全場緊迫盯人,從頭到尾追著兒子的屁股跑。這天,兒子對練拳興趣缺缺,全程陪練的韓寧,即使看到兒子嘴巴嘟得都可以吊上三斤豬肉了,仍逼著他奮力出拳、踢腿,鏡頭前母子的對打練習,她絲毫不手軟,揍得兒子的臉都快歪了,宛如魔鬼教練。

正值調皮搗蛋的年紀的兒子累了,時不時在地上耍賴、到處亂跑、愛練不練,偶爾還會趴在韓寧身上撒嬌說,「媽媽,我要當葉問。」韓寧則沒好氣地噹他,「你都不好好練,當什麼葉問﹗」

斯巴達式的軍事教育,也許是一種職業病。在八仙塵暴意外發生前,韓寧在素有「鐵衛營」、「天下第一營」美譽的憲兵211營服務,主要負責總統府的警衛安全。她曾獲得全國散打大賽冠軍,體能和戰技成績都非常優秀,從軍表現亮眼,不料一場塵爆意外,讓她的軍旅生涯嘎然而止。

韓寧(左)督促噘著小嘴的兒子(右)練拳。(圖:陳思明攝)

「離開軍中是對我人生最大的影響」

回想起受傷臥病的日子,韓寧每天半夜都會痛醒,面對毫無止盡的清瘡、換藥,她至今仍然餘悸猶存,「一夕之間,我擁有的全都沒了。」

以前,韓寧在軍中深得袍澤喜愛,凡事獨立自主,一切靠雙手打拚,但這場意外讓她的自信心全盤瓦解,「軍中的同袍和長官,都很期待我回去」,但韓寧心裡對重返軍旅生涯卻存有非常多疑問,像是「我傷成這樣會好嗎?」、「我還能走路嗎?」、「我還能回軍中嗎?」

重返工作崗位,韓寧回到和其他弟兄執行勤務的往常,完美主義的她終於能放下心中大石,她開朗的說,「我把一切都想像得太難了。」

即使有能力應付軍旅生活,但韓寧無法抵抗的卻是「規矩」。由於她的傷勢超過國軍限定體表面積,因此按規定沒辦法續簽志願役,只好黯然提前退伍,「我覺得那是對我人生最大的影響。」

遭遇八仙塵爆,韓寧因體表燒傷面積超規,被迫離開軍職,提前退伍(圖:韓寧提供)

脫下軍服,她轉身投入家庭。韓寧遭逢人生巨變,自然格外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光,每逢連假都會安排全家一同出遊。「我很喜歡露營,享受一家人在戶外聚在一起的感覺」,搭好帳篷、生起營火、一人貢獻一道菜、唱唱歌、喝喝小酒, 這麼愜意的生活就是家人間最美的時刻。

韓寧喜歡露營的另一個原因,是希望讓孩子多親近大自然。 (圖:韓寧提供)

「我從來沒看過他哭」

採訪這一天,韓寧的父親,也一起去露營。當問到韓爸,聽到韓寧受傷的第一反應,他刀刻般的皺紋和滿臉的風霜倒映著火光,黝黑的膚色幾乎看不出情緒,他沉吟許久才吐出簡單的幾個字,「就直接去醫院」、「我第一個到」、「那時候凌晨12點」,接著目光朝向自己沾了水漬在桌上亂畫的手指頭,彷彿試圖轉移注意力。

想等他說些什麼,最後仍只得到一句「好啦」,韓爸果斷結束談話。韓寧馬上笑著打圓場,「你要講你很難過,覺得快要失去女兒了啊!」

「那還要講嗎。」韓爸不改句點王的本色,爸爸的神回覆讓父女倆笑成一團,面對傷痛,兩人擅長用笑話輕鬆帶過。

「他真的很害羞」,等到韓爸離開,韓寧才悄悄說,「我從來沒看過他哭,看到我的傷勢,他哭到哽咽。」當時韓寧一直想要跟爸爸說對不起,卻礙於當時插管,無法開口讓他知道。也許韓寧這鋼鐵虎媽的霸氣個性,就是遺傳到韓爸不擅表達情感的硬漢性格。

露營當天,韓爸(右)還開玩笑說要去打獵,兩人都習慣在笑鬧間表達對彼此的深情。(圖:鄭存廷攝)

妳平安就好」

至於遠住在屏東老家的韓媽,為了往返醫院照顧女兒,從不會搭大眾交通運輸工具,到學會搭公車、捷運,甚至會騎YouBike。長年從軍在外的韓寧表示對媽媽有好多感謝、很多虧欠。「覺得讓她擔心,沒有辦法繼續在軍中服務,對她很抱歉」然而媽媽只是叮囑一句「妳平安就好。」

原本老愛欺負她的哥哥,在韓寧受傷後,也罕見的真情流露,「這是我哥第一次在我面前親口說很愛我,不然以前我都覺得他很討厭我。」2016年,台鐵發生松山車站爆炸案,哥哥就急忙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韓寧,關心她人在哪裡。

傷後一路走來,家人永遠是韓寧心中的那塊軟肋,大家彼此關係更凝聚,變得比較敢說真心話,更懂得互相陪伴、有愛就講。

家人團聚:兒子(左一)、韓寧(左二)、哥哥(左三)、姐姐(左四)。(圖:韓寧提供)

「就像在夜裡回頭看見一道彩虹

問韓寧怎麼跟兒子解釋身上的傷疤,「他知道是燒傷」,據說兒子還會傻傻的看看自己的手,再看媽媽的手說,「我可不可以跟妳一樣。」韓寧當然會告訴他不行,沒想到天真的兒子竟然在旁插嘴說:「我長大要當醫生,幫妳擦藥。」嘴上敷衍說童言童語其實蠻貼心的韓寧,看得出有股油然而生的幸福與喜悅。

「我看著你的眼睛,我真是不明白,像這樣的風景,該怎麼說……」營火閃爍,韓寧望向兒子,用燒傷後沙啞富磁性的歌喉輕快唱著,兒子牙牙學語、咬字不清的童聲則是媽媽的合音天使,微涼的野地夜晚瞬間溫暖了起來,「……就像在夜裡回頭看見一道彩虹。」

「我一直告訴自己,要過得比從前快樂」

歌聲稍歇,韓寧笑說自己以前是唱2、30首歌都不會累的鐵肺,受傷後3首歌已是極限,燒聲了。「人家都說我的菸酒嗓很重,適合唱ROCK的歌」倔強的她不忘自嘲,面對外人總是表現開朗、堅強的樣子,讓人心疼,「我一直告訴自己,要過得比從前快樂。」

延伸閱讀:
「我還要拍寫真」花漾女不忘名模夢【塵爆之痕6.1】
我從死神手中搶回孩子【塵爆之痕6.2】
「人生苦短 必須性感」-林子琪【塵爆之痕5.1】
與妳同行 走過低谷【塵爆之痕5.2】
破繭.蛻變-蔣欣宸【塵爆之痕4】
塵爆.讓我找回一個女兒【塵爆之痕3.1】
人生.後悔又能怎樣【塵爆之痕3.2】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