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再創 昌榮之術 9》長榮外戚 借勢金融遊戲 兄弟牽手 嚴防碗被端去

by 映青 柯
190 瀏覽數

文字撰稿:璩美鳳
圖片來源:長榮集團50週年影片

長榮外戚在集團當中的人事運作,眾所矚目,外戚鄭深池借勢長榮集團的身分,用董事董座的運作,來介入台灣金融市場的人脈遊戲,不但影響金改的局面,更使得金融集團公司的高層,受到連帶連罪的影響,以及司法的追查,而長榮兄弟眼看著,鄭所操作金融的手法,一一曝光,因此長榮兄弟需要深深感覺到,家族兄弟之間,必須要好好牽手,才能夠真正防範,長榮企業的金碗,被鄭的各種操作,企圖端走長榮發展的隱機,使長榮邁向踏實成長之道!

分析家表示,鄭在操作金融市場以及金融公司人脈的方法,非常機巧,社會普遍認為,辜仲諒應是交到了壞朋友,最後鄭也害了辜逃亡到日本,受到司法的累傷!

分析家認為,在金融集團當中,辜家是一枚重要的角色,而辜家的認識鄭,可能也是辜仲諒一生當中深刻的痛。因為,二次金改的關係,鄭找上中信金的辜仲諒,兩人合議,由中信金來併兆豐金。鄭身為兆豐金的董事長,是最佳的內應,雙方用裡應外合的方式,中信的辜家,拿下兆豐金,可以說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是鄭走的方式大都是旁門左道,也害得辜,最後弊案纏身,亡命日本。

分析家認為,鄭與辜兩個人,都靠澄清湖的大樓,進行套利,最後則是,鄭用了各種技巧過了關,而辜仲諒則是受法而被關,檢調當初偵辦,中信金插旗兆豐金弊案之時,曾經查到,中信金在併購兆豐金的關鍵時刻,由中信銀行於2005年12月28日,購買高雄鳥松一棟二十五層高的澄清湖大樓。而這棟大樓的原持有人「清美國際公司」,法人大股東就是鄭的妻子,即張榮發的女兒張淑華,以及鄭的女兒鄭明宜,而董事長就是鄭的親信,前長榮航空的總經理黃仁宗。換句話說,澄清湖大樓的交易案,變成中信金插旗兆豐金的附條件。鄭趁著中信金有求於他時,順便將手中一直尾大不掉的爛尾樓,進行高價的脫手。因此,眾所關注的這場棋局,可言是長榮外戚借勢借力,用長榮外戚的身份,來吸上台灣金融大鱷的大咖,然後鄭自己又使用金蟬脫殼之計,讓辜陷司法,而鄭自己脫身,所以,長榮兄弟的覺醒,可領悟到守住長榮的重要,兄弟牽手,預防長榮金碗被端走,讓長榮可穩定壯大,行遠行長!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