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再創 昌榮之術12》鄭 – 從長榮 跳板金融 司法未制鄭 長榮外戚引疑

by 映青 柯
175 瀏覽數

文字撰稿:璩美鳳
圖片來源:長榮集團50週年影片

長榮集團經營受到矚目,外戚鄭深池的操作方法,也逐見天日,從長榮跳板金融,但司法並未制裁鄭,不免讓長榮深覺無辜,也啟人疑竇,同時也讓股東大感不平,急需把疑端清理乾淨,讓長榮不被社會誤會,讓經營步上正軌,讓鄭面對更公正的司法查察!

分析家指出,長榮外戚進入金融,讓辜仲諒受到重傷,不僅當時併購案告吹、公司遭鉅額裁罰、人也被判重刑,也因此辜一度逃亡日本。反倒是鄭,從中獲利不少,不僅兆豐金董座之役,順利以民股身份當選、鳥松澄清湖大樓也獲利了結、司法案件更是全身而退。辜仲諒好似陷入三殺、而鄭卻好像三贏,俚言「死道友,不死貧道」似乎是鄭在政商兩界,迄立不搖但卻疑讓道友痛苦的鄭之座右銘。

分析家指出,鄭的「法力」無邊,好像司法對他莫可奈何,而當時中信金插旗兆豐金引發的弊案,而被迫流亡日本的辜仲諒似曾經對友人抱怨,檢查官在辦內線交易案時,明明許多證據都指向鄭是兆豐金最重要的關鍵人,但是鄭卻沒有被約談。

分析家表示,鄭在法界的人脈網絡相當綿密,由鄭發起的長榮證券前副董徐富雄,在進入長榮集團之前,原來是在調查局外事組服務,而退休的長榮空運倉儲總經理邱克台,最早也是調查局桃園站副主任,後來被鄭挖角而進入長榮。不僅如此,光是和鄭親近也可能沾光,昇恆昌實際負責人江松溪,因為與鄭親近,有一年,昇恆昌尾牙,光是檢警調人士就有七、八桌之多,當時的北檢檢察長施茂林也是其中之一,扁執政時期,施曾被拔擢為法務部長,而江松溪後來也在扁家的洗錢案當中遭到調查。

企業分析家表示,鄭似曾說過,「決定的事就會做,不能說的,永遠不會說。」只是當一切危及鄭利益時,該說的,還是會說,曾涉入扁家洗錢案的鄭,不就相當配合的,和盤托出了內情!因此鄭的人品,大大受到質疑,長榮外戚,對金融的興風,讓長榮背上關係,但是鄭卻沒受到法律制裁,不免深覺長榮的無辜,以及急需自強之道!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