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妹妹瘋哈雷-女子車隊環島記

by 人物中心
6208 瀏覽數

撰文:黃漢華 
攝影:李智為、謝鈞陶、張家銘 
影音拍攝:張家銘、謝鈞陶、李智為 
影音剪輯:張家銘

騎哈雷重機過去乃男性專屬,有一批原本被載在後座的女性不甘示弱,組成女子車隊,跨上自己的哈雷機車,享受馳騁快感。2019年成立的台灣哈雷獨角獸女子車隊於今年5月底,完成三天兩夜環島行。

車隊以之字形隊伍排列前行,注重安全。(李智為攝)

台灣哈雷獨角獸女子車隊這趟環島行原訂4月舉行,因為疫情一再延期;採訪前,我們再三與隊長張睿倢確認,氣象局已發出致災性大雨特報,環島計畫是否照舊?

收到「如期舉辦」的答案,我們在5月22日清晨7點半抵達集合地點台北港。大雨嘩啦嘩啦,搭配引擎重低音砰砰砰,為這群平均年齡40多歲的熟女環島夢想,拉開了有如五月天演唱會的華麗序幕。

帥氣的女騎士,不論騎到哪兒都是路人的目光焦點。(李智為攝)

張睿倢驚喜感動不已:「我本來以為會有人打退堂鼓,沒想到報名的24人,沒有一個爽約。」

這個女子車隊成立兩年,臉書追蹤者已經超過1500人,目前有34個隊員,年齡層橫跨20多歲到50多歲,名片亮出來,多是董字輩、總字輩或董娘級人物。

女騎士見到攝影機,開心地舉手招呼。(謝鈞陶攝)

不騎重機時的張睿倢是善得人本集團總經理,也是3個孩子的媽。換上淺藍色隊服、戴上面罩,跨上近400公斤、1800CC的哈雷機車,她就變身為獨角獸女子車隊的隊長。

千里環島 風雨更添信心

她和隊員以國慶閱兵節目中,憲兵重機的「之」字形隊伍前進,沿著西濱快速公路,第一天到達屏東,接著再北上,經花東返回台北,三天走過近1000公里。

吉祥物獨角獸套上雨衣,隨主人一起去環島。(李智為攝)

大雨中,她們穿了兩層雨衣,套著雨褲、雨鞋,雨水仍隨著風勢,滲入頭髮和身體。牛仔褲厚重,緊貼雙腿、難以動彈;雨鞋浸滿了水,讓雙腳沈重無比。

雨衣外是雨水,雨衣內因不透氣而悶熱流汗。砂石車、聯結車疾駛而過,她們撥去面罩上水珠,緊盯前面隊友的後車燈,平穩前行。

三天兩夜的環島,各休息站、加油點,都由車隊幹部規劃妥當。(李智為攝)

重機向來被視為男性的大型玩具,他們載著太太或女友出遊,被載的女性只能跟隨,像附屬品。

女性即使想騎車,基於安全考量,往往需要男性帶路,加上女性體力較差,需要較多的休息時間,男性不願意配合久候,因此女子重機活動屈指可數。

環島途中,騎士們稍事休息。(謝鈞陶攝)

掌控旅程 後座跨到前座

「我不想坐在後座,看著先生的後腦勺!」一開始,張睿倢跟著先生走遍全台369個鄉鎮,感受大自然。後來,她發現行程安排受限於先生,出門就像個跟班。

承包自來水管埋設業務的澄翰實業董事長張湘緹被先生載了幾次,她說,先生要去哪兒,自己只有順從的分,坐在後座無聊到睡著,撞到先生的安全帽才驚醒。

女騎士精心裝扮自己和愛車,引人注目。(李智為攝)

張湘緹索性買下專用哈雷,從排氣量最小的883C.C.開始練習,2017年,張湘緹到美國試騎1800C.C.最大型重機,確信自己可以駕馭,至此更有自信。

「安全帽下是我的世界,我可以唱歌,我可以吶喊,我可以講任何我想講的話,I am the Queen(我是女王)!」獨自騎乘給她帶來無比釋放。

隊員們休息時間摘下安全帽補口紅,留下逗趣畫面。(李智為攝)

2018年,張睿倢揪朋友到中國大陸絲路騎車,在路上遇見中國女騎士嚴晗。嚴晗獨自從北京出發前往西藏,騎了兩三個月,途中經過無人荒漠,她的獨立與毅力使張睿倢大感佩服。

組成車隊 尋求獨立自主

嚴晗和大陸女車友成立「中國鐵騎麗影女子車隊」,以獨角獸為標記,經常在微博發布騎行旅程和照片,讓張睿倢心生嚮往。

大雨淋濕手套導致褪色,隊長張睿倢展示被染紅了的雙手 。(李智為攝)

2019年,張睿倢在臉書上號召成立女子車隊,以「獨立自主、優雅騎乘」作為車隊口號,強調女騎士不必依附男性,也可以自己出門,就算途中遇到困難,也能化解。

隊友裡不乏騎乘老手,她們多次跟著先生、車隊一起環島,也為這次行程提供自己的經驗。例如,環島次數已數不清的韋皖珍幫隊友安排餐食住宿;環島10次的準將企業董事長張家禎只花一小時,就規劃好三天行程、找到休息點和加油站。

雖然天氣不好,24名女騎士仍準時赴約,完成環島壯舉。(張家銘攝)

住在台南的林昱馨環島超過50次,她以GoPro綁在手腕上,錄下車隊騎乘實況,供媒體使用。

生產機械零件的張家禎被隊友視為天才型騎士,曾與韋皖珍冒著大雨半夜出發,一天騎行超過850公里,途中經過墳場,儘管心裡非常害怕,但通過之後,她們就不怕了。

哈雷機車重達400公斤,停車時需要隊員彼此協助。(李智為攝)

她也在狹窄陡峻的碎石子山路,一個緊急剎車,整個輪胎翻起來,為了扶起重機,手肘受傷腫痛,忍不住落淚想放棄,隊友卻要她堅持下去,如今練就一身好功夫,最擅長的就是S形轉彎。

「我就是跟在張家禎後面騎,才克服了心理恐懼,學會轉彎。」騎哈雷已經11年的張湘緹說。

吃飯時間,車隊成員仍不忘打理儀容。(李智為攝)

互助合作 姐妹互相扶持

為了顧及這次環島的安全,有四位老手擔任輔導志工,彼此以無線電聯繫,還有兩位隊友的先生開著褓姆車,裝載修車工具,保護隊伍行進。

在快速道路上,隊伍綿延近一公里,最怕有人沒有跟上脫隊。當汽車、貨車靠近,甚至想要超車,隊伍中的老手就會舉手示意,要對方保持距離。當發現有隊友速度變慢,快要跟不上,老手便立刻追到她的前面,引導帶路。

晚餐時,隊長張睿倢站上椅子、敲起酒瓶,宣布隔日行程。(李智為攝)

每一站出發前,張睿倢都耳提面命,要求隊友不能變換車道和騎行位置;停車時,隊友也會彼此協助,扶著龐然大物小心停靠。

第一次環島的廖思琪,暫時放下先生和三個孩子,一天跑300多公里下來,累得腰痠背痛,隊友也幫她按摩、貼上痠痛貼布。

成員們在旅館裡下榻時沒閒著,不是敷面膜,就是彼此按摩。(李智為攝)

經過白天的風吹雨淋,睡前少不了護膚保養,一位從事直銷的隊友送上自家琳瑯滿目、效用不一的面膜,讓大家在脫下安全帽的時刻,仍舊是美麗形象。

學生時代總是擔任康樂股長的張睿倢,最擅長製造歡樂氣氛。她設計睡衣派對,為住宿小木屋掛上串串彩燈;在音樂、啤酒助興下,有些隊友雖是第一次見面,仍一見如故,像老同學般地聊天喧鬧到半夜。

不顧隊規 另一半愛相隨

隊員們難得放下家庭與工作,白天瘋環島,晚上互敬啤酒,開心聊天。(李智為攝)

在花蓮七星潭,前行的男騎士車隊先抵達等待,與女騎士會合之後,便一路在隊伍後面保持數百公尺距離,刻意暗中護送她們。有隊友翻白眼說:「靠太近了,我從後照鏡都能看到他們!」

第二晚,另有兩位隊友的先生突然現身旅館,戲稱是「巧遇」,雖然被吐槽形容是「未斷奶」,他們仍跟前顧後幫忙搬運行李。隊長張睿倢的鞋跟在途中脫落,正不知所措,這幾個男人從褓姆車上找到工具,順利修復。

幾名女騎士的另一半放不下心,也組成一小支隊伍,暗中擔任護花使者。(李智為攝)

獨角獸車隊有一規章:禁止男騎士同行。但仍有先生放心不下另一半冒雨環島,索性另行和男騎士組隊亦去環島,搶在前頭,一路提醒下一站的路況和天候。張睿倢為此直翻白眼,回傳訊息請男士們勿再繼續操心提供情報。

女騎士以環島行程成就獨立自主,然而在另一半眼中,她們似乎仍是需要被保護的一群。猶如成年子女欲掙脫束縛、尋求獨立,失去掌控權的父母內心百味雜陳,有欣喜、有擔憂,也有失落,更多的是難捨而說不出口的愛。

女子哈雷車隊雨中環島,是成員們永難忘懷的經驗。(李智為攝)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