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進電影院看才過癮!布萊德彼特這回不當英雄當魯蛇 《子彈列車》開一場絢麗櫻花煙火

by ctwant
布萊德彼特在《子彈列車》中飾演地獄倒霉鬼殺手瓢蟲。(圖/索尼影業)

布萊德彼特在《子彈列車》中飾演地獄倒霉鬼殺手瓢蟲。(圖/索尼影業)

文字撰稿:新聞中心
圖片來源:資訊中心

說起好萊塢電影最熱愛的舞台設定之一,日本絕對名列前茅。讓傳統與現代並存,結合高科技與大量鮮豔的流行文化,既擁擠又井井有條,還充滿豐富的後現代符碼,本身就充滿戲劇張力。以日本為背景的好萊塢主流大片,多年來包括《追殺比爾》、《末代武士》、《銀翼殺手》、《哥吉拉》、《環太平洋》、《攻殼機動隊》、《玩命關頭3:東京甩尾》等等多不勝數,於是就算在全球影視韓風正盛的此時,由布萊德·彼特領軍主演的黑色動作喜劇《子彈列車》(Bullet Train)仍然把視角放在他們最寵愛的日本上。

而結合了賽博龐克(Cyber Punk)、美式暴力美學、電玩視覺、日本武士道文化,從製作到演員規格都豪華頂天的《子彈列車》由《死侍2》及《玩命關頭:特別行動》導演大衛雷奇指導,他身兼動作演員、動作設計、編劇與導演等多重身份,從《鬥陣俱樂部》開始,包括《史密斯任務》在內,曾經多度擔任布萊德·彼特的動作替身,本片是兩人首次以導演與男主角的身份合作。

《子彈列車》改編自日本小說家伊坂幸太郎的原著小說《瓢蟲》,伊坂的小說充滿畫面感、異想天開且獨創的世界觀,他擅長以灑脫帥氣的筆風構築複雜的故事結構,讓角色隨著劇情,陷入人際間奇妙錯亂的因緣牽扯之中。台灣讀者及觀眾對伊坂的作品應該也相當熟悉,他的作品眾多包括《重力小丑》、《一首PUNK救地球》、《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蚱蜢》及《死神的精確度》等等,大部分都被翻拍為影視作品、廣播劇,甚至也被改編為漫畫,可說是日本小說界最多面向發展的小說作者之一,而《子彈列車》也是伊坂的小說首度被好萊塢翻拍。

《子彈列車》亞倫強森、布萊恩泰瑞亨利展現精湛身手。(圖/索尼影業)
《子彈列車》亞倫強森、布萊恩泰瑞亨利展現精湛身手。(圖/索尼影業)

《子彈列車》由布萊德彼特飾演的主角殺手「瓢蟲」故事起始,正在經歷人生低潮的地獄倒霉鬼「瓢蟲」接到了一個簡單任務,要在行駛中的新幹線上,找到一個手提箱並帶下車。萬萬沒想到同一台列車上,還有各懷鬼胎的各方人馬及殺手們,所有人因不同目的上車,彼此的命運及因果也在這台車上相互交纏、衝突,並無法停止地走向超展開的激烈結局。

布萊德彼特難得挑戰愣頭愣腦,幽默的魯蛇角色,還找來包括「快銀」亞倫強森、麥可夏儂、布萊恩泰瑞亨利、真田廣之等大堆頭實力派演員,來演出列車上各種來路不明的奇怪殺手,光是看演員們彼此高手過招的對戲就已經超級過癮,電影中除了已經公布的最強客串珊卓布拉克之外,還有十足驚喜的彩蛋大咖,就保留給大家自己在電影中發掘。

真田廣之的那句台詞:「你所經歷的每件事情都引領你到這裡,命運使然。」充滿濃濃的宿命情調,也是象徵《子彈列車》因果精神最重要的一句台詞。從「瓢蟲」命名的意義,電影以各種俏皮的方式,輕巧地編織因果與命運的機緣巧合。用喜劇基調包裝,講一個聰明絕頂的好故事,好萊塢巨星、大堆頭硬底子演員、多文化融合的大鍋炒劇情、流暢無比的敘事,以及機鋒處處的精彩劇本,導演大衛·雷奇並沒有搞砸,他成功地駕馭了這台高速列車,在旅程中完美地把一切都揉成一顆螢光桃紅色的娃娃頭,然後塞進你嘴裡,爆炸成櫻花口味的美麗煙火。

《子彈列車》找來珊卓布拉克來驚喜客串。(圖/索尼影業)
《子彈列車》找來珊卓布拉克來驚喜客串。(圖/索尼影業)

後疫情時代的全球電影市場現況詭譎,許多人悲觀斷言影院產業將會走入黃昏,被OTT內容取代,而動輒數千萬,甚至數億美金製作費的超大型製作由於風險過高,近年來也越來越少,被調整為風險較低的中小型製作。關於電影院放映的辯證討論方興未艾,鎖定大銀幕上映的電影,每每令人心存感激。《子彈列車》有太多我們懷念的傳統好萊塢大片精神,讓你暫時忘記俗世紛擾,在黑暗中爽快地哈哈大笑兩小時,充滿佩服,帶著一身暢快的心情與某些人生意義走出戲院,與看完《捍衛戰士:獨行俠》的感受很像。這或許是大銀幕觀影才有的獨特體驗,而謝謝這些電影,讓我們不必永遠都在家中的電視或電腦螢幕上看片,電影就該在電影院看,而《子彈列車》就是你該專程去一趟電影院的電影。《子彈列車》已於8/3上映。

文字:毅傳媒周刊王資訊中心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