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栽贓!遭調查局查水表 媒體創辦人自證未吸毒

by 蕭 介雲
4276 瀏覽數

文字撰稿:編輯部
圖片:影音中心

調查局雲林縣調查站,今天以涉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為由,指定《毅傳媒》創辦人巫俊毅赴調查局北部機動站接受調查。巫俊毅應訊前向媒體說明,當初如何遭到調查局違法約談,他另秀出台大醫院檢驗報告自清「絕未吸毒」,他強調「我們已經知道背後是誰下這個命令,他今天用這種方式弄我,明天就可能去弄任何人。」

今天早上九點多,巫俊毅提早抵達北機站,準備在十點接受偵訊。他應訊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之前曾和網紅烏鴉一起做了一支影片,批評柯建銘兒子柯鈞耀涉及毒郵包案為何能脫身;沒想到,現在調查局竟也指稱,收到的毒郵包上面有他的名字和電話,並要求他協助調查,案情和前述案件幾乎如出一轍。

然而,調查局當初約談巫俊毅的過程布滿疑點。巫俊毅說,「當初是有一個自稱『台北市調查處』的李調查官打電話來說,已經去過我家,要請我到調查局『協助調查』,但很怪,問這位調查官的名字和協助調查的事由,他卻一直不講,也沒有給我約談通知書。」

由於對方堅持不透露姓名和案由,讓巫起疑心,向北處查詢後發現「無此案」,他一度以為有人冒用調查局名義詐騙。「李調查官自稱是台北調查站,但整個台北調查站姓李的調查官卻都不知道有這件事,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雲林調查站聲稱要查毒品案,北上借北處的辦公室辦案。」

這樁謊言被戳破後,李調查官隔幾天再打了電話給巫俊毅,這次他改口承認來自「雲林縣調查站」,但面對巫俊毅追問職稱、姓名和約談案由,李仍強硬的說「我沒有必要告訴你」,之後撂了一句「那我會寄約談通知書給你」就掛掉電話。這些不按正當法律程序來的情況,讓巫感到不知所措。

4月1日,巫俊毅終於接到雲林縣調查站寄來的約談通知書,要他在4月27日應訊,而這次的地點改到「調查局北部機動站」,不過通知書上的承辦人卻註明「李副主任」。此時,巫才恍然大悟,原來「李調查官」並非不熟法律的菜鳥,而是很懂程序的資深辦案老手。

巫俊毅說,他已經好幾年沒去過雲林,而且李副主任明明急著約談他,但他卻在隔了兩周後才收到通知書,「這實在太扯了!」但更離譜的是,他近日又輾轉得知,當初急著傳訊他的雲林調查站李副主任,竟然已經在23日改調嘉義市調站副主任,顯示他根本不可能在27日約談巫俊毅,調查局這個人事調動的「巧合」,令人質疑背後的動機。

「調查局做什麼事心理有數,我後面還有要揭發的點。」巫俊毅強調。

據悉,在接獲調查局通知書後,為了防止有心人栽贓,巫俊毅決定在律師陪同見證下,先行到民間檢驗所和台大醫院兩處自行採檢驗毒,他今天也公開向媒體展示上周收到的正式檢驗報告,證明自己絕對沒有吸毒。巫俊毅向現場媒體說明狀況後,在律師的陪同下完成報到手續,於上午9時57分正式進入調查局應訊。

調查局有沒有違法約談?此事已成為檢調圈討論焦點,不少法界人士更痛批,這種辦案手法猶如白色恐怖復辟。對此,巫俊毅信誓旦旦的說,「我一定會繼續追查,是誰在後面下的命令﹗」

看更多:
請檢調勿枉勿縱 勿做金權走狗
野蠻的調查局 違法粗暴手段約談媒體創辦人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