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的調查局 違法粗暴手段約談媒體創辦人

by 蕭 介雲
8579 瀏覽數

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日前撥出一通神秘電話給《毅傳媒》創辦人巫俊毅,要求巫到台北處協助辦案,不過調查官拒絕透露所屬單位、姓名、職務及案由,對於巫是關係人、證人身份也拒絕說明,僅強調早上已到過巫的戶籍地,也很清楚巫的公司地址。由於執法方式異於正常流程,許多司法人員聽聞後均覺得不可思議,《毅傳媒》認為此方式跟詐騙集團手法沒兩樣,調查局若如此野蠻不守法律程序,不僅助長詐騙集團以此法向民眾恐嚇詐財,公權力如此對付媒體創辦人更可能引發打壓言論自由的惡質聯想。

文字撰稿:編輯部
影音剪輯:影音中心

近日,一名自稱「台北市調處李調查官」的男子,致電《毅傳媒》負責人巫俊毅要求「協助調查」,由於對方不透露姓名,巫亦未收到傳喚通知書,且向北處查詢後發現「無此案」,一度以為遇上詐騙。不料事情曝光後,李致電改口承認來自「雲林縣調查站」,但仍拒絕透露姓名、案由,讓當事人不知所措。不少法界人士私下痛批,這種辦案手法,猶如白色恐怖復辟。

時間回到3月23日中午11點52分,巫俊毅的手機突然響起,而手機裝設的軟體「whos call」顯示該電話為「台北市調查處」,讓巫緊張的接起電話。在電話裡,對方劈頭就說,「請問是巫先生嗎?我這邊是台北市調處」,他接著說,早上已經到過巫的「戶籍地」,但沒有找到人,問巫能不能在下午3點到北處「協助調查」?

對方還擔心巫不曉得地點,緊接著講到「台北市調處的地址是…到門口(警衛班),你只要講找『李調查官』,我就會來接你了。」

這通電話只聊了短短一分鐘就結束。巫原本不疑有他,隨口答應前往調查局應訊,但掛掉電話後,他的心情卻突然忐忑不安,開始擔心起會不會有詐騙集團冒用調查局的電話行騙?他火速回撥電話,耳裡聽到的事實令他放心許多,因為這支電話號碼的的確確是台北市調查處的總機電話。

不過另一個問題卻來了,巫向總機人員查詢「李調查官」的聯絡方式,總機卻無奈回覆,「沒辦法這樣找人」。

由於整起事件顯得疑點重重,加上不曉得對方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膏藥,巫與友人討論後,決定先拒絕應訊。

拖過了3點的約定時間,李調查官在3點半時,二度使用台北市調查處的電話打給他。這次,巫緊抓機會再三確認對方姓名,但詭異的是,他卻像跳針似的重複自己就是「李調查官」,始終不肯透露真實姓名,他的反常舉動讓巫疑心大起。為了釐清「李調查官」的身分,巫主動表示願意提供資料,希望李能親自過來公司做筆錄,卻遭對方以「這不符合筆錄程序」擋駕。

最後,李忍不住撂下「好啦好啦,會寄正式傳喚通知書到公司(毅傳媒)」,雙方隨即掛掉電話。

全案宛若羅生門 像詐騙集團在作案

由於這兩通電話的內容太可疑,巫事後轉向台北市調處查證,令人吃驚的是,北處清查過濾後,不但查不到這個案子,逐一詢問單位裡所有的李姓調查官後,沒想到「李調查官們」全都嚴詞否認當天打過這通電話,整件事宛若羅生門。

詭異的是,這起急到不行的案件,接下來幾天卻無消無息,安靜得嚇人,這些蛛絲馬跡讓人嗅到一股不尋常的氣味。有人研判,巫不是被詐騙集團給唬弄了,就可能真的是被調查局「查水表」了。

不少檢調人士聽聞後都感到不可思議,他們分析,調查局早就擺脫威權時代的老毛病了,近年來司法機關也耳提面命的宣導,辦案時必須嚴守法律正當程序,應該不會發生這樣的狀況。

他們表示,現在的詐騙集團猖獗,調查局若遇上當事人詢問時,會依規定告知所屬的機關、職稱及姓名,同時會給予約談通知書,方便對方確認身分。他們痛斥,這種「復古」的辦案手法幾乎是「聞所未聞」,而且這幾年利用「假調查官」、「假檢察官」犯罪的人這麼多,難怪當事人會懷疑,可能是詐騙集團在作案。

不過,就在外界以為可能是詐騙集團幹的好事時,案情居然出現重大轉折。

調查局內部地毯式清查後才發現,這通電話確實是從台北市調處發出來的,而打電話的人讓人跌破眼鏡,原來是雲林縣調查站的調查官﹗據悉,事情的導火線是,當天雲林縣調查站人員北上追查一起「毒品案」,臨時借用了台北處的辦公室及電話辦案,且使用台北處的電話聯繫巫。就在陰錯陽差之間,台北處平白無故當了好幾天冤大頭。

這名打電話的「李調查官」,終於被證實不是詐欺犯,而是正港的雲林調查站官員,但他的名字至今仍付之闕如,離譜的是,他從3月23日就表示要寄發正式約談通知書,整整一周都沒有下文。

不料,就在他的身分呼之欲出之後,全案突然又出現髮夾彎。李調查官在3月31日又神祕致電巫俊毅。這次他沒有使用其他單位的電話,而是使用雲林站的公務電話打給巫,在這通電話裡,他才正式揭露自己來自雲林縣調查站。

副主任悍然回應:我沒有必要告訴你 為毒郵包案而來

有了上次的不良經驗,巫這次再三確認他的名字,不料李仍拒絕說明,甚至悍然回應「我沒有必要告訴你。」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惡性循環讓巫氣結,李最後拋下一句「那我會寄傳喚通知書到公司。」

全案拖到4月6日,巫俊毅終於收到這份珍貴的通知書,而且從通知書上得知,「李調查官」根本不是菜鳥,而是辦案經驗豐富,且官階極高的「副主任」。更勁爆的是,根據側面了解,此案居然是一宗「毒郵包案」,據傳調查官是根據郵包上的連絡電話,才通知巫俊毅說明。

提起毒郵包,不免立刻讓人聯想到,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次子柯鈞耀,去年涉及的一起收毒疑案。

去年6月,海關查獲一個從美國寄來的郵包,裡面是大麻浸膏,因此將全案移送調查局航業調查處基隆站(簡稱航基站)偵辦,而毒郵包的收件人「TIMMY KER」就是柯鈞耀。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由於檢方難以證明柯鈞耀事先知情,去年底處分不起訴。

離奇的是,這起收毒案其實和巫有某種程度的關聯性,知名網紅烏鴉DoKa今年1月曾邀請巫拍片,在影片裡,兩人狂酸政二代收毒無罪,也加碼抨擊航基站搞丟6.5公斤毒品的離譜案件,該影片播出後在各網路平台上締造超過百萬的點閱率。

在此敏感時刻,巫竟然「剛好」碰上「調查官外找」的戲碼,而調查官的辦案手法似乎也有別於以往,不但異地辦案,還大搞神祕、亂報友軍名號,連約談方式都脫離法律常軌。況且,這宗毒品案的情節,和巫抨擊的收毒案有異曲同工之妙。

種種的「巧合」,令人懷疑是否有特定黑手在幕後搞操弄、栽贓,至於箇中的奧妙,調查局內部可得好好清查,以免苦心經營的招牌一夕被砸鍋。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