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燃6週年》【當年篇1】那一夜,痛楚在八仙蔓延

by 李 定宇
47993 瀏覽數

本系列文章經《萬海陳家政法商現形記―八仙塵燃五週年紀實》作者同意轉載

圖片:事故現場。警方提供。

眼前的景象怵目驚心,被稱為「煉獄」也絲毫不為過。有些人身上多處大面積燒燙傷,有的則是雙腳流血,走到哪裡都有傷患被扛出來。此起彼落的哀號聲四起,「到底有多少人?」我心想。這是 2015 年 6 月 27 日晚間,我所見到的八仙樂園(Formosa Fun Coast 1 )現場。當晚發生的事故,後被稱為「八仙塵燃」,這是台灣史上傷亡最嚴重的公安事故。

2015 年 6 月 27 日晚間 8 點 32 分,手機裡突然跳出一則跑新北市消防局的前輩傳給我的訊息,扼要地顯示短短一行字:「八仙樂園有遊客燒傷」。

八仙樂園有遊客燒傷? 時值假日報社僅有半數人力上班, 在發完稿下班後我正與三五同業們坐在蘆洲分局記者室。突然 間,大家的手機同時收到了訊息,我對著同業自言自語:「八仙樂園不是游泳池嗎? 怎麼會有人燒傷?」沒有人回應我,大家面面相覷,卻悄然無聲。

我的內心帶著滿滿問號,往八里方向直駛而去。未料,新北市消防局通報群組的訊息如同爆炸般,不間斷地傳來許多消息, 原來是八仙樂園燒傷的患者數量竟然不停暴增,從幾人增加成十多人、從數十人最後竟然是好幾百人! 甚至傳出有人OHCA(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數名傷患一度失去生命跡象。

胸口裡一股沉重感不斷地加劇並且蔓延開來。在趕抵八仙樂園時,才發現八仙樂園大門口早已塞滿了一輛輛的消防車與救護車,好幾名救護人員徒步跑進園區裡,接著抬出一位又一位血淋淋的傷患。

沒想到,八仙樂園裡頭的露天停車場同樣停滿了車輛,後續趕來支援的救護車開不進去,只好停在園區外頭,卻也造成唯一的聯外道路中山路大塞車。

「不好意思,你們不能進來喔!」售票處後方的八仙樂園員工對著前方的媒體大喊。售票處後方早已站滿了一排穿著紫色制服的八仙樂園員工,這群員工忙著勸說眾家媒體打消採訪念頭, 也有員工想伸手阻擋媒體進去現場採訪。

我趁著前方的員工不注意時,三步併成兩步衝進售票處,好不容易穿過那堵「紫色人牆」後,突然聽到連續好幾聲慘叫,我往聲音的方向跑過去。

「借過、借過!」許多穿著泳衣的男女哭喊著,他們近乎是連滾帶爬地倉皇逃跑。這群男女朝著我的方向迎面而來,但我的目光不是被他們的清涼穿著所吸引,而是被他們身上多處大面積燒燙傷嚇著了,呆若木雞的我站在原地,當下猶豫了幾秒鐘才拿起相機按下快門。

頭上戴著泳鏡的壯漢走過我身旁時,對著我大聲咆哮:「記者在幹嘛? 不要拍了啦! 趕快來救人啊!」人高馬大的壯漢上半身打著赤膊,他扶著一位雙腳流血的男孩,兩個人跌跌撞撞地向門口救護車的方向跑過去。「到底有多少人?」我心想。

八仙樂園裡頭的道路極為狹窄,而在道路兩旁放滿了一艘艘突兀的「漂漂船」,上面躺了數百名被燒得全身發紅的男女,有看上去相當清秀的女孩被燒得體無完膚,她的友人不停拿水澆淋在她身上,女孩痛得不禁連連顫抖、哭喊。

苦等許久的傷患家屬眼裡滿是焦慮,突然間朝正在搬運其他傷患出去的救護人員宣洩滿腔的憤怒:「救護車怎麼還不來啦?」原來該名等候許久的傷患是位年僅二十歲的男孩,他的雙腳被燒得皮開肉綻,下半身用濕毛巾包裹著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只露出一雙鮮紅色的血腳掌。

因為救護車開不進園區裡頭,救護人員只好徒步搬運傷患, 許多傷患是「連人帶船」被扛到外面送上救護車。也有許多傷患顧不了自己滿身是血,乾脆跳進一旁的水上設施「漂漂河」裡藉此減輕疼痛。放眼望去,現場只能以一個「亂」字來形容。

但是,在這混亂的場合,仍有絲絲溫暖存在。許多沒有受傷或僅受輕傷的遊客沒有離開現場,而是徹夜留在原地替傷患鼓勵、打氣。有人自發性送水,有人揹著輕傷的遊客走到救護車, 也有人緊緊握著傷患的手給予支持。

終於,我踏進事故現場「快樂大堡礁」泳池。我發現泳池的水竟然一滴不剩,取而代之的是地上厚厚一層彩粉,以及狂歡後滿地凌亂的菸蒂、打火機、拖鞋等。

警方鑑識小組與消防局火調人員,他們在舞台上下忙著採 證,舞台左側起火處的周遭殘留著撲滅火勢的積水,這座五光十色的舞台被燒得滿目瘡痍,舞台上橫躺著一具用光的滅火器,顯得格外諷刺。

我穿梭在舞台周遭拍攝照片,希望能盡量掌握現場全貌,突然間看見舞台的角落站著一名身穿無袖背心的平頭男子,他站在原地不停講電話,我走上前攀談並表明身分,才曉得這名男子就是承辦這場活動的「玩色創意」負責人呂忠吉。

「不好意思,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情? 你認為起火的原因是什麼? 還有活動的保險理賠跟之後傷患求償的部分,你跟公司會負起責任嗎?」我扼要地對呂忠吉提出我的疑問。

呂忠吉聞訊遲疑了一下,才不疾不徐地向我解釋:「我保證活動使用的彩粉,品質安全無虞。我不曉得起火的原因,但是現場好像有人抽菸,活動全程有保險可以理賠,我也會負起賠償責任。」我與呂忠吉的交談不到十分鐘,他多次被突如其來的電話打斷,時間倉促下,我跟他交換了電話號碼後隨即匆匆離去。

案發後三個多小時,正當漫長的救護疏散邁入尾聲之際,八仙樂園總經理陳慧穎(Fay, Hui-Ying Chen)突然出現在售票處, 媒體湧上前去採訪她,我擠到最旁邊拿出手機錄影。

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陳慧穎,以前也在活動場合交換過名 片,但當天她的頭髮有些凌亂,臉上面無血色,或許是被這場突如其來的爆炸嚇壞了。她在鏡頭前屢屢哽咽:「八仙樂園只是一名將場地出租給人的房東,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檢警大陣仗前往八仙樂園案發現場勘查,活動負責人呂忠吉等人早已被警方留置在蘆洲分局八里分駐所,檢察官也直接在分駐所展開訊問,許多媒體從案發現場轉移陣地到分駐所,委實身心俱疲,但是這一夜沒有人闔上眼。

看更多
八仙塵燃6週年》【當年篇2】真相與謊言:違和感
八仙塵燃6週年》【當年篇3】七個問題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