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光台積電千萬年薪蓋書院:簡禎富

by 胡 肇芳
42677 瀏覽數

文字撰稿:蔡碧月
攝影記者:陳思明

20多年前,一位清華助理教授提出了一個關於晶粒排列的大哉問,成功提高晶圓產出率,他就是簡禎富、台積電借調的第一位台灣學者,也改變了自己人生的走向。他替台積電導入決策分析與大數據分析,創造具體產業貢獻,證明台灣學術不一定比國外差,借調3年卻婉謝留任,堅持回清華培養人才協助更多產業。

身為台灣智慧製造與決策分析的第一把交椅,簡禎富從年輕到天命之年,一直在解決各種產業問題,面對國外挖角從不動心,甚至不惜花光台積電千萬年薪,貸款創辦以蘇東坡和清華大學為名的「紫軾書院」,背後想法很簡單,只為建立一個比大學更彈性、開放式、讓大家都能參與的論壇交流平台。

簡禎富從年輕到天命之年,一直在解決各種產業問題。

半導體智慧製造 簡禎富的俠客行

大學人才輩出,在清華校內為數眾多教授的研究室中,有一間「決策分析研究室」,以紫色為主視覺格外顯眼,門口招牌上沒有教授名字,不像理工科研究室,反而像人文社會學院,主持人正是講座教授暨美光講座教授簡禎富。

簡禎富是台積電借調的第一位國內學者,培養的學生不僅任教於國內外頂尖大學,也是各大龍頭企業智慧製造團隊的菁英。2019年他將台灣產業轉型的建言寫成《工業3.5》,榮獲科技部2020年首次舉辦「最具影響力研究專書」以及經濟部「金書獎」的殊榮,疫情爆開後他閉關加緊寫作《工業3.5前傳》。

簡禎富培養的學生不僅任教頂尖大學,也是龍頭企業智慧製造團隊的菁英,圖為學生感謝卡片。

Covid-19改變了世界,加速了全球數位化,簡禎富直言:「這是台灣產業的機運也是考驗,工業4.0雖然是趨勢,台灣中小企業很多,只是買軟硬體設備,人員訓練和企業組織跟不上也枉然。很多隱形冠軍的強項是少量多樣的彈性調度,但靠的是『人』而非『電腦』,不如從部分智能化做起,同時將老師傅的Know How數位化成為核心能耐,建立成數位大腦,透過人和智慧機械合作的『鋼鐵人』解決方案,我稱為工業3.5,更符合台灣產業結構。」

1966年出生的簡禎富有著一張娃娃臉,溫文儒雅的外表下對社會充滿理想,他1990年自清華大學取得工業工程和電機工程雙學位後,1996年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拿到工業工程碩士、決策科學與作業研究博士後,返回清華任教,不到30歲的菜鳥助理教授,與旺宏第一個產學合作計畫初試啼聲,一鳴驚人。

簡禎富有著一張娃娃臉,溫文儒雅的外表下對社會充滿理想。

「以前研究『晶圓良率提升』偏重製程問題的解決,沒人想過晶粒排列的優化問題。晶圓是圓的、IC晶粒是方的,同樣尺寸的晶圓,用什麼方法才能擺進更多顆IC晶粒?這才是根本目標,但沒人考慮過。」簡禎富在不到一年內,發展演算法找出讓一片晶圓產出最多可以賣錢的IC晶粒的技術,產出率提升2%~3%,一舉獲得台、美發明專利,之後並拿到教育部產學合作研究獎。

借調到台積電引進大數據

除了執行計畫外,簡禎富從2003年起獲聘台積電顧問,引進大數據分析,降低生產週期時間,提升綜合晶圓效益,並於2005∼2008年創下國內學者借調到台積電的先例,擔任工業工程處副處長,提出PDCCCR(Pricing-Demand-Capacity-CapEx-Cost-Return)製造策略,推動IE十大建設與組織轉型為「軍機處」。

簡禎富是台積電借調的第一位國內學者,台積電致贈由晶片製作而成的獎牌。

2005年借調時,剛好張忠謀創辦人專任董事長,每個月與高階主管討論公司策略議題,意在培養領導力。因此以每個月為周期,每次開會前,副總們先討論可能的議題,他則絞盡腦汁幫忙彙整成策略提案,作為老闆們對話的素材,也會得到回饋意見,以利後續分析,那段時間幾乎把相關議題都討論過,也更了解其中複雜的關連。

「就好像金庸小說筆下,洪七公和歐陽鋒互相比試時,彼此將招式和破解之法告訴楊過來過招,而我也因為這些業師的指導,有如學易筋經般地脫胎換骨,所以台積電也是我『教授後研究』的母校。」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之前受訪時曾表示,因為台積電非常大,很多人忙得沒時間思考為什麼,簡禎富能夠從旁觀察提出意見,正好可補不足。

簡禎富創造具體產業貢獻,證明台灣學術不一定比國外差。

「一般人講高科技產業,講的是技術,但背後的生產管理也是極大挑戰。」簡禎富解釋,半導體產業發展至今60多年,不停挑戰物理極限,但在晶圓廠生產管理,早期是依據從汽車產業發展的管理方式如豐田式生產管理(Toyota Way),其實產業特性根本不同。受到彼得‧杜拉克《旁觀者》的啟發,我從定義問題開始,跟領域專家合作釐清決策元素和影響關係,而不是套用既有理論。

簡禎富舉例,他曾利用資料挖礦找出各個生產設備線上存貨的最佳水位,宏觀調控各個參數以達到貨暢其流,成功降低生產周期時間;另一方面,發展「綜合晶圓效益」指標架構,整理最佳化晶圓產出的IC晶粒尺寸設計,並成為提供給IC設計公司的指引,一年平均效益達4.25億元。

為了貼近多變的市場需求,他也發展產品生命週期和資料挖礦的需求預測、與最小化最大可能後悔的產能策略,協助作為動態調整產能的決策依據。而這些珍貴的歷練,簡禎富於借調期滿後、在張忠謀董事長的支持下,撰寫台積電之道(TSMC Way)的哈佛商業個案,盼讓台灣產業成為全球智慧製造的新典範。

簡禎富在張忠謀支持下,撰寫台積電之道(TSMC Way)的哈佛商業個案。

不過,簡禎富也不是沒有遇到難題。半導體進入奈米世代後,每秒鐘產生百萬筆的產品檢測和製造大數據,原來的系統漸漸不敷使用,2011年起台積電委託回到清華的簡禎富,協助工程資料分析系統改版,解決其中5個難題,以建立功能模組。他在投入研究室所有人力後,發現問題遠比想像的更困難,緊急招募更多人才包括5個博士後研究員,還有畢業的學生,重新整合發展所需要的大數據分析技術,並與台積電跨部門團隊反覆實證,才終於讓系統順利上線。

「高科技產業的技術發展是跟時間賽跑,沒有人在戰場上求饒的,再怎麼高難度的任務,我們也要使命必達。」簡禎富說。

問簡禎富在台積電工作的感覺如何?他快人快語頗有感觸:「在台積電很像在美國一流學校的感覺,同事們素質極高,職場文化就事論事、建設性的競爭對抗,讓我的研究功力大增,更能洞察產業真正需求。反觀台灣校園,教授被迫花在各種會議和雜事上的時間太多了。」簡禎富借調回清華第一件事,就是花錢聘秘書協助處理其他事,讓自己可以更專注在專業上。

簡禎富在台積電借調期滿後獲邀留任,他卻出人意表決意回清華。

幫自己贖身瀟灑離去

很少人知道的是,在台積電如魚得水的簡禎富,借調期滿後獲邀留任,他卻出人意表決意回清華,當時上司們積極慰留,面談時特意提醒:「你在這裡3年就可以賺了一輩子的教授薪水了吧?」簡禎富的回應也很妙:「對啊,我已經幫自己『贖身』,可以去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了!」

只是,台積電的高薪與工作畢竟得來不易,他如何能夠輕易放棄?簡禎富認為和少年時一場意外有關,讓他對生命有了不同想法。

出生桃園大溪的簡禎富,從小成績名列前茅,因為家裡窮,有些長輩希望他唸工專,學習一技之長早點就業。國二那年,全家去大漢溪玩,他在溪邊游泳時被溪水沖走,他拚命掙扎就在氣力耗盡而快淹死前,幸好及時得救。死裡逃生的簡禎富從此覺得是「命是撿回來的,人生要趕快去做。」於是鼓起勇氣向父母表明「想去考建中,如果考上就要去讀。」就這樣,他一路從建中、清華,一路拼到美國拿博士,都是把時間用好用滿,盡所能追尋各種理想。

簡禎富花光積蓄舉債在新竹買地自建「紫軾書院」。

「錢財只是實現目標的工具。」簡禎富表示。台積電借調時除了分紅配股,還特別額外給他「簽約獎金」(sign-on bonus),他用來還清家裡貸款解除父母親一輩子的負擔,因為感念從小由祖父母帶大,所以在大溪內柵國小設立「德心獎學金」紀念他們,甚至不惜花光積蓄舉債在新竹買地自建「紫軾書院」。

關於紫軾書院,清大前校長陳力俊在部落格這樣寫道:「我在卸任校長前,發想為清華籌措『永續基金』做個開端,為了拋磚引玉,先捐了100萬元,而簡主秘是我引來的第一塊玉。當初我想簡主秘曾借調台積電3年,擔任重要職務,頗有貲財,到後來才知他在正要蓋『紫軾書院』,身負巨額貸款情況下,仍毅然共襄盛舉,讓我很過意不去。所以看到『紫軾書院』順利落成,也讓我心中卸下一根重擔。」

紫軾書院的想法起源於2008年,清華大學邀請史學大師、許倬雲院士演講,主題是「我們的未來,迎接一個新的文化」,簡禎富提問在資本主義時代下,清華大學還可以為社會扮演什麼角色?

在綠意盎然的書院紅樓內,至今已經舉辦了不少促進社會各界交流的開放式講座。

許倬雲的回答是「不只台灣、全世界的大學都是往裡面捲,不是往外看,大學做論壇沒有顧及到民間,這不是清華或台大一家的問題,是全球性分工愈細後發生的共同困難,假如學校本身之內有個大家可以交換意見的地方就好了,但這是個風氣不太容易培養,也不太容易規劃。清華大學的校長、院長、教授如果有願心,可能做得到,但不容易做到。但這種風氣是一個好的大學應該有的夢想。」

這顆願心種子就這樣落在簡禎富心裡,2014年發芽起建、2016年啟用,以代表清華的紫與蘇軾為名,「我特別邀請史欽泰院長題字,因為史院長舉辦『孫運璿講座』邀請許倬雲院士演講等活動,早已經身體力行。」

在綠意盎然的書院紅樓內,至今已經舉辦了不少促進社會各界交流的開放式講座,2020年簡禎富並捐出《工業3.5》版稅和獎金,成立財團法人紫軾書院教育基金會,繼續實現理念。

國外大企業曾挖角簡禎富,但他毫不動心。

不和外國公司合作有原因

「我很喜歡台積電,但我更適合當刺客。」結束台積電的借調,又因緣際會先後到聯發科、台達電、友達等擔任顧問,簡禎富形容那彷彿遍歷名山大川般地增長自己的見識,「深度的產學合作往往牽涉企業的機密,一個領域只挑一間企業合作,是我的原則。」

不少國外大企業也曾挖角詢問合作,多年前透過獵人頭公司開出年薪40萬美金以上的待遇,簡禎富毫不動心,唯一接受的是美商美光科技的講座教授應聘,「幫助美光DRAM更強等於是抗衡三星,對台灣產業比較好,這是我唯一接受的國外邀約。」

「以色列理工學院Technion非常有名,十幾年前我因參與智慧電子國家型計畫一起訪問,他們有一群不以國外虛名為意,專注發展國家和產業所需的技術的教授,令人印象深刻,也改變我對參與國際性學會的態度。我期許自己像蘇東坡,無論生死窮達不改其志,總是盡其所能地讓社會更好,也讓自己過著幽默豁達的生活。」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