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去何從6】退休老廠長:公寓水塔是核電廠救命靈感

by 李 定宇
17952 瀏覽數

文字撰稿:李定宇
攝影記者:陳思明、林玉偉、鄭存廷、李定宇
美術設計:姜峻傑
主圖說明:前核四廠長王伯輝。鄭存廷攝

核二廠1號機在運轉功率降至80%後,進入停機作業,依循我國政府非核家園政策,1號機停機後將準備進入除役階段,年產達到75億度電的反應爐正式功成身退。

但5月台灣才歷經兩次大停電,我國政府是否已經準備好75億度電的發電缺口?未來依靠綠能發電,是否電價會隨著高成本攀升?這些未知的答案,正隨著核電除役的進展逐漸揭曉。

「你知道嗎?台灣家家戶戶的水塔,是核二廠生水池的靈感!」今年已逾70歲的王伯輝,為核二廠創始元老,也曾是核電廠廠長。他用「閒雲野鶴」這4個字,形容自己的退休生活。但一說到核電廠的種種點滴,王伯輝如充飽的電池般講得滔滔不絕、神采飛揚,就算退休了,「核電魂」仍然不退。

核二廠生水池蓋在海平面以上90公尺,核電廠停電無法抽水時,生水池可靠重力持續為反應爐注水。翻攝網路

一生做好一件事

如同日本職人精神,王伯輝的一生就是努力做好一件事,人生最精華的40年,如同核二廠商轉歲月,通通奉獻給了台電。

1974年,他從清華大學核工所畢業,26歲的小夥子進入台電公司上班,從一個小小工程師幹起,一路參與核二廠建廠工程,再加入核三廠建廠。年過半百後,他成了經驗最老道的核電通,台電委派他擔任核四廠廠長,從核電廠的興建到封存,興起到衰落,台灣的一頁核電史,總有他的身影。

核二廠6月底迎來1號機停機除役,王伯輝談到這事心裡滿滿不捨,當年參與核二廠興建的點滴仍歷歷在目,彷彿是昨天才發生的事。

「台灣家家戶戶上的水塔,是核二廠生水池的靈感!」老廠長突然冒出這句話,讓人不得不好奇,公寓上的水塔與核電廠生水池,會有什麼因果關係?

「生水池」為核電廠保護設計的一環,當核電廠失去電力時,台灣四座核電廠皆設有緊急柴油及氣渦輪發電機,若上述兩發電機皆失去作用,最後還有建在山上50米高處以上的生水池,利用地心引力確保反應爐持續注水,避免發生爐心熔毀事件。

當年發生311核事故的福島核電廠,就是因為沒有像台灣一樣,設置生水池。

龍門核四廠上方山上,也建有一座生水池。王伯輝提供

水塔成核電廠救命設計靈感

時間回到1977年,王伯輝到核二廠施工處參與興建工程。當年台灣核電廠仰賴美國設計,有次,他開車載美國工程師時,工程師發現台灣公寓上方有許多「白鐵水塔」,工程師突然想到,核電廠不能缺少的就是水源,遂建議「核電廠也應該弄個水塔!」

一句話的因緣際會,讓公寓水塔,搖身一變成為核電廠的救命設計。

「一念之間,改變了整個世界!」王伯輝說,福島311事件就是因為海嘯沖壞了緊急柴油發電機,導致無法抽水降溫進而發生大爆炸,如果福島電廠有生水池的設計,世界上看待核能事業,說不定會有截然不同的方向。

話匣子開了之後,他又提到一個這輩子都忘不掉的人,這個人,就是核一、核二廠大門的題名人、前總統府祕書長張羣。他反問《毅傳媒》記者,你知道為何核電廠題名人不是前總統蔣中正、蔣經國父子,也不是前行政院長孫運璿,而是張羣嗎?

原來,當年台電董事長陳蘭皋,非常欣賞張羣的骨氣及成就、家庭又相當和睦,希望藉由張羣題名,庇蔭核電廠穩定營運。這些核電廠的陳年舊事,全都是外人難以窺知的精采故事。

核一廠、核二廠的題名人皆為前總統府祕書長張羣。李定宇攝

感嘆小蝦米敵不過大鯨魚

王伯輝年輕時在核二廠熬過汗流浹背的興建史,跟廠商開會還得全程英文簡報,這些辛苦全成了他在台電發展的基石,也改變了人生。

面對「非核家園」的官方政策,核二廠1號機停機,是一個輝煌時代結束的象徵。從核電廠的興建一路看到衰落,已然退休的他淡淡的解釋,「核二廠仍處在壯年,而且歷經固定的大修換零件,或許有機會延役繼續使用,如果立刻除役,其實相當可惜。」

之於政府堅定的能源轉型政策,王伯輝的想法幾乎是小蝦米對大鯨魚,根本改變不了什麼結果;不過,由於他曾身為核四廠廠長,當政府定調不重啟核四之後,一想到十多年的付出付諸流水,政治凌駕專業的心痛,令他一度悲從中來。

讓他更難以接受的是,當年克服諸多困難誕生的核四,竟被外界形容成拼裝車、一無是處。他只能感嘆「小蝦米再怎麼努力,也敵不過大鯨魚的一個動作。」

即便如此,他仍想用40年核電廠的人生經驗,告誡年輕世代,「在能做的時候要走出去!工作的當下就是投資未來,去做一件老的時候不後悔的事情!」王伯輝慶幸擁有過如此豐富的核電廠經歷,而這段話也流露出,他身為核電人的氣魄與驕傲。

延伸閱讀:
【核去何從4】核二廠1號機停機 新北卡關除役仍無下文
【核去何從5】核二除役引限電疑慮 電費漲價將衝擊人民荷包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