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高鐵2】高鐵效應地價大漲 農民只想種純淨稻米

by 李 定宇
2716 瀏覽數

文字撰稿:李定宇
主圖說明:玉光村農民吳清炎。李定宇攝
美術設計:林佳欣、姜峻傑

高鐵從南港延伸至宜蘭案去年經行政院點頭同意後,去年鐵道局才說屬意在台鐵宜蘭站設置高鐵,日前至宜蘭考察時,又改口點名礁溪的四城站,站址改來改去,現今更演變成礁溪鄉與宜蘭市的角力。高鐵宜蘭站設址地點攸關宜蘭百年發展,中央一句話,讓純樸地方掀起巨大波瀾。

被交通部看中的四城站,周遭有著大面積農田,相較宜蘭市中心而言,徵收遇到的阻力可望大幅降低,但對從小在此地生長的農民來說,這裡除了是土地,也是他們的根。地方傳出四城站可能成為高鐵站址後,農地價值從1坪1萬5000元,收購價瞬間喊到1坪3萬元,但也有農民表示,「出價再高,我也不會離開這裡!」

吳清炎堅持不用農藥,保護自小長大的家鄉土地。翻攝農糧署網站

1年1穫收入不到4萬元

高鐵宜蘭站預定地所在為礁溪玉光村,位於小礁溪沖積扇的下方平原,地勢平坦又有河流經過,早期噶瑪蘭族因而選定此處生活,當地也因水質清澈無汙染,時至今日仍存在大面積農田。玉光村農民吳清炎的家族在此地擁有約2500坪農地,今年收成的稻米,更獲得認證為無農藥殘留的有機米。

「高鐵要來,地價漲又如何?我不想賣啊!」現年64歲的吳清炎,自小在玉光村長大,幼年就跟著父親在田裡忙活,對周邊區域瞭若指掌。自2015年從公職退休後,他就回到家鄉開始種稻米,因為對家鄉土地的熱愛,他也堅決不使用農藥,以免傷害土質。

台鐵四城站周邊多為農田,徵收困難度相較宜蘭市將減少許多。李定宇攝

他說,玉光村的水源來自雪山山脈湧泉,在龍潭國小附近引進灌溉溝渠,引入田中的水質清澈無汙染且終年不斷,由於玉光村地理位置居山腳及海邊中位,水源穩定又無雜質,種出的稻米品質優良,也因此玉光村仍保有許多優質農田。

不過,因宜蘭縣政府規定農田每年只能收成一期,另外一期則由農業局補貼,吳清炎每年因種田實際入帳金額約僅有3萬5000元,根本無法養家活口。但他說,退休後再種田,一則因為對家鄉的感情,一則是希望生產優質稻米,無論最後是自己吃掉還是賣出,都是對台灣做出貢獻,「能不能賺錢,不是重點了。」

吳清炎種稻每年營收不到4萬元,堅持生產優質稻米只憑對家鄉的感情。李定宇攝

面對土地恐被徵收無言以對

自公務員退休的吳清炎可能是因工作性格,種田過程完全遵循農業相關法令,不僅農田按規定在農糧署立案造冊,生產過程也全數拍照上網供檢視,就連白米的產品包裝,也完全依造農糧署要求,沒有吸引目光的誇大標語,有的只是單一色調但清楚的標示,讓人感覺平淡卻又一絲不苟。

《毅傳媒》跟著吳清炎巡田,他說,因為堅持生產有機米,沒有使用肥料、農藥,所以稻米生長慢、數量也少,但吃下肚子最安心。見他細細數著種田的點滴,講得眉飛色舞、掩不住的喜悅,但當記者問他對於徵收的想法時,前一秒笑得開心的他,下一秒卻突然表情僵硬,語塞說不出話來。

吳清炎隔了半晌、神情僵硬的望著稻田說,「我不想被徵收啊,可是若政府真的要徵收,我又能怎麼辦呢?」那刻,記者深深的感受到,一個退休的人對於害怕失去自己家園,所浮現的憂愁。

小小的玉光村,在鐵道局眼中是高鐵可能的設站地點,但這裡更是許多當地人永遠的家鄉,未來玉光村土地是否被徵收,關乎著更多宜蘭人交通需求。得失之間,吳清炎憑著自己對家鄉的熱愛,生產著為數不多的有機白米,希望趕在土地徵收之前,藉著熱愛家鄉的力量,能對這片土地貢獻更多心力。

延伸閱讀:
【宜蘭高鐵1】中央態度曖昧不明 高鐵設址撕裂蘭陽情感
【宜蘭高鐵3】地下埋有500年前瑪璘遺址 四城站設站有變數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