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從李義祥違規趕工釀太魯閣事故 窺探台灣工地陋習

by 潘 千詩
4736 瀏覽數

文字撰稿:潘千詩
圖:毅傳媒資料室

運安會調查太魯閣事故地點旁邊的邊坡工程,發現工地管理有六大缺失,但看在工程界人眼裡,專家直言,這就是業界「陋習」,在所有人事時地物的完美配合下,就算現在工程不出包,也會在未來某一天出大事。一名退休公務員透露,當公務員手中的權力大於每月7、8萬元的薪資,堅持操守難敵人性貪婪。

依照《政府採購法》規定,政府標案為避免麻煩,幾乎採「最低標」,只允許廠商將標案一部分「專業分包」,工程界實務操作上,包括:營造廠聘任技師、品管、勞安、工地主任等的勞健保,一般掛在營造廠,投標時會要求檢附投保證明,至於模板、鋼筋等諸如此類的專業師傅則可另外找,但整個工程還是營造廠負責管理,屬合法「分包」行為。至於「轉包」則是左手轉右手,營造廠拿到標案後,直接轉給熟識的小包承攬與負責,違反採購法規定,也就是花檢起訴的借牌行為。

翻攝運安會事實資料報告

一名曾在公家機關承辦工程的退休公務員說,台灣選舉多,選舉又得花大錢,地方上有力人士大多會養樁腳,等到選舉季節到時出錢、出力、幫抬轎,像「東新營造」實際負責人黃老闆正是目標人選;樁腳需要應酬、搞交際,「關係好」才能在當地標下不少政府標案,並將標案轉包給下面眷養的工頭或是小家營造公司,抽成價碼從85折至65折都有,抽成費用其實不會用在工程上,而是拿去「做外交」、「吃吃喝喝」。

他說,假設某工程標案經費1億元,營造商得標後,再轉包給下游廠商如李義祥,下游廠商實際拿到的經費可能不到7500萬元,但卻得自行想辦法完工,該筆經費不僅要拿來支付施工人員的薪酬,所有材料費用也包下來。轉包就是一種「層層剝削」行為,沒有利潤的事沒人會做,而且利潤大家分,「偷工減料」正是工程界的「陋習」。這類營造廠商一般來說會養2-3家熟識的下游廠商。

翻攝運安會事實資料報告

該名公務員談及剛出社會的親身經歷,他曾在政府機關擔任監工角色,因為每次都去工地監督,惹得老闆娘非常不爽,爆氣問他「為什麼每次都來,害他們在工地很難做事」;後來,公務員才了解整個狀況,原來得標廠商以149萬元標下工程,再私下轉包給老闆娘,老闆娘實際只拿70萬元經費用於工程。由於公務員堅持不退讓,鬧到得標廠商特地派人來遊說,還打算包紅包請他放水遭拒,得標廠商最後語帶威脅告知「反正都安排妥當,你不收,你長官也會收。」

翻攝運安會事實資料報告

一名土木專家說,金馬、花東地區的工程都是廠商說了算;為了安全、電力等考量,工程大多選在「夜間施工」,但人力成本相對較高,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研判李義祥才會使用便宜、沒有執照的移工,並在假日、大白天違規趕工;施工進度明明延宕,台鐵花蓮工務段的窗口卻願意為他竄改施工紀錄,不免讓人懷疑雙方交情是不是好到「稱兄道弟」偷偷放水;「魔鬼藏在細節內」,在驗收時表面上看起來都符合規定,但內部可能不是設計圖的原貌。

翻攝運安會事實資料報告

專家解析,假設驗收有10根柱子,會有2根完美無缺,那2根就是為了驗收專用,另8根柱子內部材料,就會與設計圖不符合,工程材料則可轉手變賣。

土木專家說,即便東新營造的勞安工程人員,眼見工區內道路路況不佳,還曾見過混凝土預拌車卡在邊坡,給予專業建議加裝「紐澤西護欄」,但卻不被老闆採納、工人也未依規鋪設瀝青;另從「廠商承攬公共工程履歷」公開資料可知,交通部工程施工查核小組曾於2020年10月7日查核事故點的邊坡工程,查核完畢後仍不見改善,可見「官官相護」,大家都沉溺於「工程界陋習」中,從地方到中央都需要有人負責。

翻攝運安會事實資料報告
翻攝廠商承攬公共工程履歷

知情人士表示,稽查委員檢查工地時,如果發現工程有立即危險,會勒令立即改善,其餘則會要求被稽核單位提報改善計畫,並詳列何時處理完畢,改善時間有分不同層級,而像太魯閣事故邊坡現場,因邊坡下方是鐵道,原則上應指定立即改善。

退休公務員表示,因為是工程界陋習,大家都熟門熟路,很懂得避險,高層大多會設停損點,收錢時透過約聘雇人員、白手套等角色轉介,司法機關要往上查恐怕不易,也沒人敢捅。

看更多
地方首長頻傳收賄吃牢飯 撈錢撇步大公開
工地6大缺失奪49命 太魯閣事故最終報告明年4月出爐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