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創造胎兒活下去的選擇-蕭勝文醫師 

by 黃 彥宏
3492 瀏覽數

文字撰稿:黃彥宏
攝影記者:林玉偉、陳建彰、鍾穎慧
編導剪接:翁如儀

微涼的晴朗午後,記者從文華東方酒店走向對街,熙來攘往的台北長庚醫院,坐著電梯直達頂樓的胎兒醫學中心,映入《毅傳媒》眼簾的,是婦產科系產科主任蕭勝文。他帶著醫生的些許霸氣,在言談中,感覺到他有著求好心切的急性子性格,或許是婦產科的工作使然,讓他顯得分秒必爭。

選擇婦產科原因曝光

蕭勝文雖然不是出自傳統的醫生世家,但母親是藥師,和醫學界也存在相當程度的關聯性。他的外型帥氣,但學經歷顯然比外型更為顯赫,從小,他就是擅長讀書的資優生,從建國中學畢業後,進入長庚大學醫學系,之後取得台大醫學院分醫所的碩士,最終拿到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UCL)胎兒醫學博士。

台北長庚蕭勝文產科主任蕭勝文,向記者娓娓道來,他對於胎兒醫學的堅持與執著。(林玉偉攝)

這些年頭,蕭勝文在婦產科謙卑的紮根也奠定了他的地位,「胎兒治療專家」的封號當之無愧。要走上醫途,選擇的科別暗藏許多門道。當年醫界傳統的「四大科」,即「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科」,被外界戲稱為「四大皆空」,因為這些崗位的醫生不但工作壓力大、工時冗長,還動輒出現醫療糾紛,讓醫學系學生不再趨之若鶩,因此常面臨人力短缺的狀況,反倒是許多新興小科、五官科,成為熱門首選。

「喜歡新生的喜悅,大於死亡的沉重」,蕭勝文道出為什麼當年一開始就選擇投身冷門的婦產科。

有趣的是,雖然近年來少子化的問題嚴重,但婦產科招募醫師這幾年來都「招好招滿」,逆勢重回醫學系的熱門榜。蕭勝文分析,人的「生老病死」是必經的過程,在其他醫療科別,無可避免要面對及處理生老病死的沉重,只有婦產科是迎接新生命,因此,即使工作辛苦,仍有越來越多的醫生願意投入。

為胎兒醫學領域奉獻

選擇婦產科的初心曝光,但蕭勝文在醫學專業領域的鑽研更不可小覷。當年他從長庚畢業後就投入婦產科領域,之後更以住院醫師第一名的成績選擇產科,而他專攻的,就是「胎兒醫學」,升任主治醫師後,他曾受派遣到英國研修唐氏症篩檢,他在工作期間,同時也在台大醫學院攻讀碩士,他認為自己是臨床醫師,並沒有太多在實驗室的經驗,故先去台大做暖身與銜接,這都是為了將來出國攻讀博士班做準備。

他在短短兩年內拿到碩士學位,而他主攻的就是羅伯遜轉位型(Robertsonian Translocation)的唐氏症基因研究,除了仰賴病患協助配合,他也做晶片的斷點研究,期間也認識很多優秀的同儕與教授,過程雖然辛苦,卻奠定了專業與人脈。

2008年長庚醫院鼓勵他,負笈英國倫敦大學讀博士班,同時還獲得教育部獎學金補助,當時他主攻羊水幹細胞及基因細胞治療,開啟了更專業的「胎兒醫學」研究領域,其後還在倫敦大學附設醫院擔任研修醫師,四年後,他取得胎兒醫學的博士,學成歸國。

蕭勝文醫師遠赴英國鑽研醫學,並在學成歸國後,為台灣的胎兒治療貢獻一己之力。 (林玉偉攝)

「以前沒做『介入』的時候,有的胎兒不幸在肚子裡過世,也有的出現重大疾病,卻直到父母把孩子生下來才知道。」蕭勝文認真解釋主攻胎兒醫學的初衷,他說,腹中胎兒不可能發出求救訊號,得仰賴婦產科醫師去發現狀況,再跟家屬討論怎麼處理,所以他在博士班時,就投入研究胎內幹細胞治療與移植、胎兒治療等。

以前的台灣,鮮少針對唐氏症進行篩檢,導致每年可能有1到200名唐氏症新生兒,近幾年來,原則上每年都減少到10位以內。仔細歸咎背後原因,除了少子化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現在大部分孕婦都會進行羊膜穿刺、唐氏症篩檢,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檢測等項目,讓家長及早掌握胎兒的狀況,然後做出適切的判斷。

胎兒胸水需引流插管

在蕭勝文的職涯裡做過非常多次的胎兒治療,其中也出現過不少令他印象深刻的緊急案例。他回憶,有次接到一名懷孕28周的孕婦轉診,當時腹內胎兒出現胸積水,而且已經嚴重到兩側肺部都水腫了,身體和頭皮也都出現明顯的水腫,如果不立刻進行醫治可能就來不及了。「如果是大人就醫,可以馬上插胸管救治,但胎兒不可能求救,如果置之不理,可能會胎死腹中。」

當時只有兩條路可以選,第一個方法是緊急剖腹生產後急救,但早產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第二個方法就是蕭勝文拿手的胎內治療,進行「胎兒胸腔引流管置放術」。他將透過超音波指引,將導管(長針)從肚皮刺入孕婦腹腔,一路從子宮壁、羊水腔到胎兒胸腔,成功引流胎兒的胸水。「那一剎那,水就往外面湧出來,兩側的胸水舒緩了,再過幾天,胎兒的頭皮也明顯消腫,之後小孩順利出生,這就是醫師有沒有『介入』的差別,這起案例是圓滿的結果。」

蕭醫師將導管長針從孕婦的肚皮刺入,一直深入到胎兒胸腔壁,將累積的胸水從胎兒體內引出。示意圖。(林玉偉攝)

懷孕中止醫療有極限

不過,不是所有的案例都這麼圓滿,有時候碰到孕婦子宮頸閉鎖不全,造成生產時間還沒到就張開,必須做子宮頸縫合手術,即使成功縫合,還有可能出現感染,此時孕婦就很難保住胎兒。

另一個令蕭勝文擔心的是,胎兒出現「甲型重度地中海型貧血」,他說,地中海型貧血分為「甲型」、「乙型」,而台灣的地中海型貧血的病例不少,國人的帶因率高達6%。其實有不少胎兒在產檢時就被診斷出罹患「甲型重度地中海型貧血」,但在醫界,這類的胎兒治療是相當「前衛」的,多數醫師和家屬也不願意承擔治療風險。

蕭勝文補充,如果爸爸、媽媽是帶基因者,孩子就有1/4的機會是重度貧血,如果沒有介入治療,生下來幾乎無法存活。「即使醫生說服病人嘗試胎兒治療,也無法保證會治癒,可能只能改善情況,如果無法治癒,多數家屬也會覺得小孩很可憐、很辛苦,最終選擇放棄。」蕭勝文說。

雖然大多數的台灣人抱持放棄的觀念,但在國外,有這種病症的胎兒,已經有機會接受胎內幹細胞移植或輸血等治療,只是台灣目前還沒有針對地中海型貧血做幹細胞移植或送到美國治療的案例。蕭勝文說,目前在美國已經有第一期的臨床試驗,長庚醫院也跟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合作,之前遇過一對已經決定遠赴美國治療的父母,可惜因為腹中胎兒的病況嚴重離世,家屬最終沒有出發,令人相當遺憾。

蕭醫師堅定的聲音仍舊未歇,只見進行訪談的諮詢室一側,大片的玻璃窗映照著對街的綠樹,以及可可色的文華東方酒店外牆;訪談仍在繼續,在靜謐的氣氛之中,似乎能感受到,關於生命的無常與喜悅,還有許多故事不斷在此上演著。

看更多【專訪】胎兒治療國際合作 成功申請新醫療技術-蕭勝文醫師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