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東元揭密2】黃育仁對老爸放軟身段 背後有說不出口的焦慮與哀愁

by 編輯中心
11662 瀏覽數

文字撰稿:陳淑貞
圖片來源:黃育仁在東元股東會落幕後,心中有隱憂。毅傳媒資料照。

為時5個月的東元董事會改選日前落幕,選後黃育仁主動提出「支持邱純枝續任董事長」、「選舉是一時的,親情是一輩子的」。不禁讓人納悶:黃育仁選前戰得虎虎生風、鬥志昂揚,讓黃茂雄陣營左支右絀、疲於應付,小黃為何選後態度卻大轉彎,先釋出和解的善意,然後又蜷縮起來?

揭竿起義!黃育仁嘗盡人情商場冷暖

黃育仁友人對《毅傳媒》表示,5個月前小黃打算高舉改革大旗揭竿起義時,周邊的人都勸他不要這麼做,因為他既沒有個人財力,也沒有獲得長輩贈予,更沒有龐大的東元集團資源,一旦戰事升高,對於阮囊羞澀及人脈遠不及黃茂雄豐沛的黃育仁而言,完全不具備主客場優勢。有人認為,黃育仁等待黃袍加身不就好了,何必自討苦吃?

連黃育仁私下都說過,決定走改革之路時,過去在企業界的朋友大部分都不見了,連認識20年的東元高階主管也沒人敢跟他聯絡,讓他嘗盡人情冷暖。

果不其然,黃育仁改革聲明一出,立刻面對的是「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數字障礙。幕僚解謎說,這就是「一整個東元集團、兩大強權寶佳華新、三家公關公司、四大金控國泰中信台新開發(凱基)、五大律師事務所、六大保險及創投公司、七家由父親掌控卻全屬於母親的投資公司。」

黃育仁曾接受《毅傳媒》專訪,訴說一路走來的艱辛。(鄭存廷攝)

老黃的起手式絕對是必殺招,他以配偶林和惠的光元實業控告兒子涉及《證交法》的特別背信;再與創投結合砸錢收購菱光,想將小黃的根據地連根拔除。當外界咸認老黃暴力輾壓小黃的同時,沒想到黃育仁卻絕地大反攻,先突破保險法規上的盲點,引起輿論對壽險資金遭濫用的公憤,震動金管會出手制止達勝伍創投介入菱光收購。這系列招數重擊外資金童郭冠群,連六大保險集團都被迫退出鈺叡,連帶逼使老黃派不少盟友縮手,以免被小黃派「點名抓著打」。

打勝仗後「黃友友回歸」卻心情沉重

有意思的是,併購案踢鐵板後,春風又來。

有小股東跳出來,質疑東元及華新換股案並提告,這些狀況也讓華新焦佑倫態度轉趨低調,不再發聲攻擊小黃。無獨有偶,這時候又有小股東到北檢提告,質疑鈺叡公開收購菱光、安富公開收購東友,都有內線交易疑慮。

而這時小黃也突襲換招數,使出反公開收購及實施庫藏股的手段,壓制老黃派的公開收購動作,小黃幾乎是把資本市場上法律可運用的方法行使到極致,讓市場人士嘖嘖稱奇,直誇他這次「戰力滿檔」。

小黃的奇襲奏效,老黃派雖然猛轟小黃派違反公司治理,但小黃歷經五大法律事務所幾近吹毛求疵的嚴厲挑剔洗禮,居然還是無法具體指出到底違反那一種法規,唯一的方法似乎只剩「提高公開收購價」的金錢攻勢了。

據黃育仁的律師團透露,華新科董事長焦佑衡其實曾私下規勸黃育仁:「你不要把自己搞得像刺蝟一樣,這樣沒人敢和你接觸。」小黃則百般無奈的回話:「我也不想要如此,但是我也沒得選擇!」

華新科董座焦佑衡(右)與桃園市長鄭文燦(左)合照。華新焦家與東元家族為世交關係。翻攝廖帝權臉書

有趣的是,在股東會後小黃陣營確定選上3席董事,媒體雖然大肆報導老黃派大勝,但和商場上的看法卻是南轅北轍,這事情的眉角可從小黃身上觀查到蛛絲馬跡。據說選後,小黃的商界朋友們開始不約而同地出現,不少這段時間減少聯繫的友人,幾乎天天打爆黃育仁的手機,而且簡訊叮噹聲不斷,祝賀話語更是不絕於耳,從他們的熱絡程度就可以察覺,到底誰才是這場戰役的贏家。

但嘗盡人情三溫暖的黃育仁這時心情如何?據近身幕僚表示,黃育仁雖然打了勝仗,但他始終眉頭深鎖,看起來心情很沉重,僅有面對媒體採訪時才勉強擠出「禮貌式的微笑」。

其實黃育仁的表現有跡可循,這名人士說,這場仗拆散了父子情,但在地東元公司治理上,寶佳和華新在董事會合計掌握5席,其中3席是可以隨時召開臨時股東會的獨董,連審計委員會都會是寶佳、華新說了算,「直接現在,我卻仍然被迫要繼續和我爸打莫名其妙的仗……」黃育仁曾這麼對幕僚感嘆。

這時幕僚才明白,黃育仁早就陷入天人交戰,這或許也能間接解釋,他為何在選後會主動釋出善意,做出令大家無法理解的舉動了。

寶佳華新垂簾聽政,黃邱實質跛腳

回到東元的殘酷舞台,寶佳、華新兵不刃血地策馬長驅直入董事會,去年炮轟東元的市場派寶佳,選前就被老黃派拜託「提前成為公司派」,原本該屬於公司派成員的黃育仁竟成了市場派,這種轉換在台灣經營權爭奪史上,是頭一遭。

市場人士分析,寶佳加上華新的股權目前已超過38%,黃家父子倆一個多月來密集發動4次公開收購,如果寶佳與華新也如法炮製,大概只要再花約一百億元,便有機會取得實質過半股權。

「如果對手陣營狠一點,接著用《公司法》173條之1的規定召開『臨時股東會』,東元『黃邱王朝』的時代,就會提前謝幕。以寶佳與華新的實力來說,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現在只等老黃派徹底擊潰黃育仁,將他趕出賽局,將整個戰場的變數單純化,屆時讓東元改朝換代,形同桌上拿柑。」市場人士說。

父親黃茂雄(前右一)、長子黃育仁(後左一)、媽媽林和惠(前右二)、阿嬤林明穱(前右三)。東元全家福合照,如今看物是人非。圖:番攝林長良臉書

弔詭的是,或許是命運的安排,本屆老黃加上小黃的6席董事席次,在董事會中剛好過半,父子二人現在成了唇亡齒寒之局。

該人士分析,若東元回收黃育仁的3家小公司成功,縱使黃茂雄突然醒悟,但權力結構的平衡已被自己破壞,只能說為時已晚。屆時只能看寶佳願不願意「佛心」惠賜「名譽董事長」的虛銜。他提到,至於在這場父子戰中賣力演出的專業經理人或者是更有所圖的權臣,「一旦等到老闆換人,到底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還是過渡階段暫時沿用故舊,也將取決於寶佳林家父子的態度。」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東元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或許黃家父子與林家父子,有一方將楚囚對泣,有一方則是笑納版圖。

看更多
【後東元揭密1】老黃喊勝VS小黃滿意 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東元董事改選揭曉!小黃搶到3席董事成新派系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