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爆5年2】八仙免賠 受害人字字血淚訴傷慟

by 謝 幸恩
12456 瀏覽數

文字記者:謝幸恩、李定宇
主圖來源:翻攝自八仙塵爆受害人自救會社團
美術設計:林佳欣
影音編導:謝凱萱
影音剪接:邱均螢

熊熊烈焰燃燒、哀號聲此起彼落,有人皮膚如破布掛在身上,有人滿身鮮血倒臥泳圈,「我好燙阿,求你救救我!」這是2015年6月27日晚間八仙樂園塵爆現場,也是台灣史上最嚴重公安事故。

八仙塵爆一晃眼5年了,當年充滿歡笑的八仙樂園,如今淪為一座荒涼死城,這場塵爆讓499個家庭發生變故,死者家屬力求振作度日、傷者則憑著意志力,努力回歸社會生存。然而,進展牛步的訴訟進度讓受害者心灰意冷,令人絕望的是,今年5月首起民事判決認定八仙樂園免賠,連受害人的委託律師也不禁大嘆「這條路走得很艱辛!」

八仙塵爆發生至今5年,當時現場火焰四竄的畫面仍歷歷在目,受害人也陸續向八仙等單位求償。(讀者提供)

2020年5月29日下午5點,其中一名受害人對八仙樂園提出民事賠償訴訟一審宣判,受命法官拿著一紙A4大小的紙張,緩緩進入法庭,「彩粉派對負責人呂忠吉與其公司判決賠償717萬餘元,八仙樂園則是『免賠』!」消息一出引發譁然。

法官採信八仙僅是房東的辯詞,成為八仙能夠獲判免賠關鍵因素。消基會義務律師團的秘書長吳榮達得知判決結果,大嘆「未來八仙民事訴訟的路,只會走得越來越艱辛!」

寫信訴慟 打動法官

為打動法官,消基會轉走柔性策略,採取「一人一信」做法,讓傷者與家屬寫下5年心路歷程,希望讓法官感受到「那種痛」。

其中一封為蘇家陞,當時塵爆死者蘇家陞宣告腦死,他的雙親決定放手,並將蘇家陞器官捐出。蘇母在器捐手術當下強忍淚水全程沒哭,但事隔多年,蘇母、蘇父想起兒子驟逝仍淚水潰堤,他們在給法官的信裡寫下對於兒子的深深思念。

「其實我們沒有那麼堅強,我隨時隨地想到都在哭,在大街上,或是躲在家裡廁所掉淚。」蘇家陞父親寫到。據悉,蘇父、蘇母被醫生診斷身心上有些變化,這些年來不但是徹夜難眠,甚至有時需要藥物協助才能入睡。

而塵爆首名死者李珮筠的母親,她另一名年幼兒子也同樣捲入塵爆,但女兒在中部醫院急救,兒子在北部醫院治療,南北奔波導致李母身心俱疲。

就在李珮筠逝世當天,李母趕不及看到女兒的最後一面。「我已經失去女兒,不能再失去兒子!」李母字裡行間充滿血淚,希望把內心那份遺憾傳達給法官。

司法之路 滿是荊棘

「這些年來,沒有人過得很好。」吳榮達強調。目前八仙民事案件還有消基會提起的98人、337人團訟,另有16件個人求償,總計求償金額逼近百億,官司纏訟5年之久,仍在一審準備程序,訴訟曠時廢日,八仙律師所採取的「錙銖必較」策略也是肇因之一。

消基會2016年替98名八仙受害人提起團體訴訟,2017年再度替337位受害人提團送,並在士院民庭外召開記者會。(消基會提供)

法界人士指出,400多人單據多達10多萬張,八仙律師卻在庭上逐一審查每人醫療、交通單據等,還會挑剔單據金額,質疑「家屬便當多訂」、「營養費用過高」、「可搭捷運就不需要搭計程車」,雙方迄今未達成共識。

此外,根據最高院見解,家屬照護可比照申請看護費用,八仙律師仍有意見。不僅如此,八仙律師還要求國外傷者提出的單據要經過駐外單位公證或認證,「傷者與家屬還要辛苦跑流程」,根本是「大鯨魚欺負小蝦米!」

八仙挑剔 錙銖必較

八仙律師曾在庭上質疑塵爆傷者吳聲宏,認為吳的傷勢雖然傷及腦部造成智力退化,但仍無須搭乘復康巴士回診,八仙律師再三爭執該項費用,待法官開口提醒「有些患者傷勢嚴重、行動不便,確實有其必要性」,八仙律師才閉嘴。

造成15人死亡、484人輕重傷的八仙樂園塵爆,刑事部分,主辦彩粉派對的玩色創意負責人呂忠吉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判刑5年,已於去年1月發監執行。

八仙董座陳柏廷、總經理陳慧穎姊弟檔的刑事告訴,案經高檢署在2015年、2016年、2019年三度發回士檢再調查。2019年11月高檢署做出不起訴處分確定。當時媒體以「全身而退」來報導陳柏廷等人,如今民事首起宣判也判決八仙免賠,但是消基會未來會強化訴訟策略,八仙能否安全下莊仍是未知數。

延伸閱讀:
【塵爆5年1】傷痕永烙成愛人心結 空姐憾9年情滅
【塵爆5年2】遲來的約定 為妳而做的蛋糕
【塵爆5年3】回不去的八仙 金雞母淪賠錢廢墟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