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火神打官司 吳榮達【塵爆之痕8】

by 李 宜樺
1883 瀏覽數

八仙塵爆
台灣史上最嚴重的公安事故
他們的煎熬。他們的故事
需要被看見 《毅傳媒》帶您持續關注…

文字撰稿:盧國榮
攝影記者:楊松霖、鄭存廷、陳睿緯
影音編導:盧國榮
後製剪輯:邱均螢

2015年6月27日晚間發生的八仙塵爆案,至今屆滿6年,造成近500人傷亡,8000多頁的起訴書,消基會為這起台灣史上受害者最多的公共安全事故打團體民事訴訟,求償近百億。

6年過去了,被惡火灼傷、背負永久傷痕的受害者,仍在忍受法律程序曠日費時的折磨,合理的賠償遙遙無期。無辜的傷者大多數都已回歸社會,期盼重啟新生活,團體訴訟卻蝸行牛步,仍在法庭持續馬拉松式、充滿傷痛的拉鋸戰,協助八仙塵爆案團體訴訟的律師吳榮達表示,期待法院能夠判決八仙業主應該負起民事賠償責任,倘若判決不如預期,將會上訴到底。

「八仙塵爆案未來應該會被當作指標性的案件」

聯絡協助八仙塵爆案團體訴訟的消基會秘書長、同時也是團訟律師的吳榮達,電話裡的他說話好比急驚風,確認完開庭日,問起他的行程,除了律師本業,還兼做諸多機關單位的法律顧問,「每天行程滿滿滿……我手上大概還有十個委員會。」勉強從開庭日當天擠出一點時間受訪,一敲定時間,我話都還來不及說完,就被掛電話,被掛完電話竟然還有點喘。

開庭當天,吳榮達拖著一大個行李箱的資料步入台北士林地方法院,表情肅穆。法庭現場,法官和對方律師交互向吳榮達追討幾百名八仙傷者的資料,雙方夾攻下,吳榮達不卑不亢地一一回答資料後補,「我是對方律師的話,也是這樣攻防,他們能攻的地方也只有作業慢」。離開法庭後,他雖語帶無奈,仍不忘替對方緩頰,「法院也有社會輿論的壓力,被質疑案子拖太久。」

跳上計程車趕赴事務所開會,開完庭後,吳榮達緊繃的神色總算和緩了些,邊看著窗外飛馳而過的風景,邊對提問耐心地做出解釋,「八仙塵爆案四百多個被害人,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案子;傷勢是獨立的、就醫的發票單據是獨立的、個別復健情況是獨立的,訴眾的多樣化程度非常少見,未來應該會被當作一個指標性的案件。」

八仙塵爆案至今6年,吳榮達律師接手此案後,大約每2個月到士林地方法院,
開庭一次。(圖:鄭存廷攝)

「對整體社會是非常大的灼傷」

隨案檢視大量的傷勢照片、診斷證明、病歷資料,回憶起親自跟被害人面談的過程,最讓吳榮達印象深刻的是,「有位家屬,先生半年前離世,兒子又在塵爆案中過世,接連失去兩位至親,這是多麼沉重的打擊;另一位年輕傷者,腦部受損,智商退化到6歲以下。」

許多傷者被燒傷的肌肉、皮膚都萎縮,汗腺被破壞,只能待在冷氣房,不適合從事戶外活動,更得承受外界對受傷外觀的異樣眼光,人際關係受阻;導致有些傷者會害怕接觸人,對日後生活的負面影響甚鉅。

他記得,還有一位被害者是國手,面訪時痛癢到坐立難安,眼看未來職涯已成泡影,竟然還堅持要把傷勢治療好,再回去當國手。「他那種奮鬥的精神、不服輸的精神、不倒下的精神,真的是讓人很感動。」

「燒傷是永久性的傷害……不曉得法院能不能體會到這種痛。」講著、講著,吳榮達原本理性平板的語調,露出一閃而逝的激動。「八仙傷者絕大多數是年輕人,都是社會未來的中堅,一下子將近500個人傷亡,對整體社會實力是非常大的灼傷,看到這麼多年輕人遭遇這場意外,心理上非常難過。」

吳榮達的律師事務所裡,堆滿好幾櫃八仙塵爆案的書狀,基於作業時間的壓力,有時候連他的太太都熬夜幫忙整理資料。(圖:鄭存廷攝)

「八仙樂園有一個不能推諉的責任」

吳榮達律師訴求的關鍵有兩點,第一,事件發生在八仙樂園,場地是八仙樂園承租給主辦單位。在租賃契約中,八仙樂園要求主辦單位在活動前要回報參加人數和安全措施,結果主辦單位完全沒有報備,八仙樂園也完全沒有再追究此事。契約如此要求,就代表在這個場地舉辦活動,會有公共危險性的存在可能。業者沒有依據租賃契約要求承辦單位注意人數限制和安全事項,怎麼可以把責任推託掉?

第二,該場地並非合法場地,本來就不應該出租舉辦活動。活動場地是泳池,泳池有深度、壁面光滑造成逃生困難等問題,違法場地加上安全設施不當,所以吳榮達認為「八仙樂園有一個不能推諉的責任。」

八仙塵爆案造成15死,484人受傷,是台灣史上傷亡人數最慘重的公安事故。(圖:毅傳媒資料照)

「法院應該跳脫過去思考精神賠償的窠臼」

至於精神賠償,吳榮達表示,台灣法院對於精神賠償會判賠的金額跟其他國家相比十分有限,「像國外的賠償金額都是上億元,光是日本的精神賠償額度,上千萬元只是基本數額。」

依據法院過去統計損害賠償的基本量表,死者家屬的精神賠償,多半各判賠父母親100萬元居多,「一般認為傷者所獲得的精神賠償,不高於死者家屬,但嚴重燒燙傷者所受到終身的痛苦,絕對不亞於死者的家屬,法院應該跳脫過去思考精神賠償的窠臼。」

八仙傷者的發票單據和就醫的交通費用等計算,讓吳榮達律師耗費大量的時間進行資料彙整。(圖:鄭存廷攝)

「作業時間的壓力是最大的壓力」

八仙案纏訟多年,面對龐大的資料,傷者上百、上千張收據,被告八仙委任律師逐筆攻防,錙銖必較。一路下來,連往生者喪禮杯水、受害者搭乘復康巴士、醫療單據、看護等費用都被質疑是否是必要的,每個人、每張資料都要再三回覆、向法院說明,拉長整個作業時間和訴訟流程。

另外,法院也要求調查,受害者的工作、收入、心理精神等現況,吳榮達得就400多位被害人一一去聯繫詢問,包括申請勞動力減損和未來費用的鑑定,每一件個案都不一樣,過程相當繁複瑣碎。

「揹負那麼多人的重擔在身上,作業時間的壓力對我來講是最大的壓力」,問吳榮達有沒有心累、疲倦的時候,他爽快回答:「不會累,只是作業壓力大。」吳榮達也表示,案件進度緩慢,讓八仙塵爆的受害者帶著一生難以磨滅的傷痛,一再受到法律程序的折磨,不斷勞累奔波說明,對傷者而言,實在非常煎熬。

吳榮達為了應付高強度的律師工作,每星期定期跑步。(圖:陳睿緯攝)

「我覺得我當律師當得非常愉快」

每當壓力大時,吳榮達就會去大安森林公園慢跑,放空腦袋,「跑步有時候靈感會出現,想到解決案子的突破點。」連跑步都不忘工作,精力充沛的吳榮達,彷彿不知道累一樣,每天行程滿檔。

律師執業超過30年的他表示,當初選擇律師這條路,是覺得律師這個職業好像能真的為社會做一點什麼。問他退休計劃,他回,「我沒有退休計劃,我能夠做到幾歲就做到幾歲。」他表示,從擔任律師到現在,雖然非常忙碌,有時候有挫折感,但至少當律師是他喜歡的工作,「我覺得我當律師當得非常愉快。」

【小檔案】
吳榮達 63歲
律師執業超過30年
現任消基會秘書長、八仙塵爆案團訟律師
任職於博譽國際律師事務所

⇩⇩⇩按讚訂閱看更多⇩⇩⇩

我有話要說

相關報導

網站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 如果您接受則視同接受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接受 了解更多